预测「加密 2019」有多难?细数「加密货币的思维困境」

12次阅读
没有评论

未来难以预测的原因之一,是因为很多事情是接力发生的,其中一个环节的预测错误,最后的结果由于蝴蝶效应会大错特错。这种特质在复杂系统中更为显著,比如加密世界。

所以直接预测十年后会怎样,意义不大。更好的方法是从小处着手,分析并预测每一块积木和道路会如何演化,最后的结果反倒没那么重要了。

这篇文章就是这个思路,作者是 Multicoin 的创始人 Kyle。

原文标题:《如果加密世界是个迷宫,有哪些路是需要去尝试的?》
作者:Kyle Samani
译者:王泽龙

岁末年初,我们一直在思考一些关于加密货币的、仍然需要回答的重大问题。尽管关于加密货币已经有一些大的论题:

1)全球的、无国界的货币

2)去中心化的 / 开放的 / 可编程的金融

3) Web 3.0,

但人们仍不清楚如何实现它们。我们的朋友 Jon Choi ,几个月前发表了一篇关于加密货币思维困境的佳作。

在阅读了 Jon 的文章后,你可能会心生困惑。一个摆脱这种困惑的有用方法是:从更小的方面着手去思考,并试图找到可以组合事物的途径。通过组合,可以通过新的方式重新审视问题与机会,从而打破思维困境(例如:Uber 正是通过对庞大物流基础与司机队伍的组合,做好了 Uber Eats 这项业务)。

所以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:让你从更小的方面着手去思考,并探讨加密货币图景中未解决的问题。尽管写作此文可能会有一个副作用:它作为一个衡量我们在 2018 年末思考方式的准绳,一年后回看,结果或许会让我们不禁失笑,但做出这种思考与探索终归是一件好事情。

价值捕捉

1、Web3.0 栈的哪些层,可以让我们长期地获取价值?

a、如果 Augurcos 向监管者们证明预测市场并非一件坏事,并且后者因此将预测市场合法化,那会怎样呢?如此,为什么 AugurCos 仍要用 Augur?

2、我们怎样才能客观地对那些治理性 token 的价值进行建模分析(例如 ZRX)

a、有些人已经尝试以它分叉的成本来衡定其价格,虽然这可能是正确的思维框架,但实际模型本身却是非常主观的。

3、要想有足够的护城河,协议可以存储哪几种形式的状态?

a、Maker 存储抵押品的价值。

b、Augur 存储了它作为预言机事件的历史,并存放了目前锁定在市场中的资本。

c、工作 token (例如 Skale,Keep,Graph 和 Livepeer)存储有关第 2 层节点及其正在执行的工作的信息。

d、0x 存储一些少量的关于用户如何与合同交互的状态的信息。 这种数量的状态是否值得被管理?

4、当我们思考将加密货币合规化时,哪一个服务商会胜出呢?

a、目前看来,Coinbase 似乎独占鳌头。

b、但 Robinhood,Revolut,以及像 Good Money 这类初创公司,正大力优化客户体验,使客户既能将其当作传统的法定银行,又能将其当作通往加密货币的桥梁

c、而且像富达(Fidelity)这样的传统资产管理者正在进入市场。

d、这些玩家能否创造网络效应并提高规模收益以除掉竞争对手?

5、何时以及在什么情况下专有支付货币会被分拆出去?

a、DDEX 刚刚分叉了 ZRX。

b、GNT,RDN,BAT,以及许多其他项目,正在为分叉做着准备。

c、外部控制点(例如 Brave 浏览器)是否可以使像 BAT 这样的专有支付 token 保持一定的价值?

6、在什么情况下,诸如 Bitcoin Private,莱特币,以及以太坊经典会死去?

a、答案显然是当矿工停止挖掘它们时。只要有利可图,矿工就会挖矿,这意味着只要有人愿意并且能够去买矿工所挖掘的币,一条链就会存活。

b、对一个交易所来说,下架一项资产有如下两个主要原因(除了开发团队代码错误):

i、当该资产的流动性低到令交易所收不抵支时。

ii、一条链遭受了 51% 的算力攻击,使攻击者有机会从交易所盗取资金。

游戏

1、区块链要怎么和游戏结合,才能真正提高游戏性?

游戏有四种类型的参与者:杀手型、成功者、社交者以及探索者。他们中的哪一类,最有可能关心数字资产的真正所缺及其所有权呢?

稳定币与法币

1、哪种稳定币会被用来引导新手用户使用 Dapp?基于法币的?铸币税股票?还是抵押型稳定币?

2、什么时候以铸币税份额为基础的系统(即现有的金融系统)陷入信任危机,并走向崩溃?

3、鉴于稳定币的资本效率低下,他们可以扩展到一万亿美元以上的规模吗?

a、考虑到稳定币是一个完美的例子:基于抵押担保的、不受规制的经济杠杆(影子银行),投资者对于它会有多大的需求呢?投资者们会用类似 Maker (稳定币的一种)这样的系统来获取他们的抵押借款,或者对他们的股票投资组合加配杠杆吗?如果是那些在受到高度监管的股票、债券市场中,占据大多数杠杆的大型对冲基金,他们又会怎样对待 Maker 一类基于抵押担保的稳定币呢?

4、对于那些居住在诸如委内瑞拉、阿根廷,以及其他高通胀国家的民众来说,监管背书的稳定币会满足他们将其作为「兑现」通道的需求吗?

a、既然美元是全世界最「硬通」的货币,为什么这些地方的人们要将比特币兑换为 USDC 或者 DAI 而非美元呢?

5、哪个国家将率先将其法定货币,迁移到一个无授权的、全球化的、无实名的公有区块链上的同时,又能保持有其铸币权?

a、对于一个受尊敬的国家来说(例如瑞士或者新加坡),这个能是整个星球上最大的单一套利活动。这将使央行显著增加对货币的需求,并迅速使自身与其国民变得殷实。

Token 化的证券

1、从根上来说,证券并非不记名资产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它们应该被放置于区块链上呢?

a、最好的答案大概是,这种方式能够提升管理效率。

2、公共 DLT (Distributed LedgerTechnology,即分布式账本技术)的增长,能否推动传统金融机构施行受许可的 DLT,进而解决就有系统的技术缺陷?

3、我们是否可以创建这样的法律结构:其中股权持有人以加密方式承诺采取某些行动 -——例如,不出售其股权 10 年——以便使不愿做出同样承诺的股权持有人获得一些优惠待遇?

初始 Token 的分配

1、对各种货币来说(并非第二层的各类 token),其创世时的分配情况是否重要呢?你又如何看待那些理论上分配公平,但在实际中又走样的货币呢?

a、据估计,单中本聪自己就拥有大约 5% 的比特币。保守讲,其他的早期矿工大约获有比特币流通量 15-20%。

b、在产生初始,以太坊向约 9000 名参与 ICO 的投资者,释放了 7200 万枚以太币。今天,市场上有大约一亿枚以太币。尚不清楚以太坊将采用限量发行的方式,还是某种递减型的释放方式【注:Monero 采取这种方式】,但考虑到现有的以太坊供应时间规划,其发行分配的相关事宜可能将在其发行量达到 1.5 亿枚前确定下来。据此推测,大约一半的以太币在发行之初被分发出去了。

c、Dfinity 基金会将在发行时拥有超过 40% 的 DFN token。

d、瑞波公司及其创始人,拥有全部瑞波币远超 60% 的份额。

Crypto 的治理和林迪效应

【注:林迪效应是指,对于一些不会自然消亡的东西,比如一种技术、一个想法,它们的预期寿命和它们目前已经存在的时间成正比。即它每多生存一段时间,它的剩余预期寿命就会增加一点】

1、一条链应该何时变得可升级?

a、任何时候都不该?

b、只有当有灾难性的错误时? (注意,对这个问题回答「是」,意味着基础协议是有点主观的的,而不是纯粹的客观)

c、一条链变得可升级这件事情,在最开始的时候最常见到,而随着一条链的进化,这种可能性或许会大大降低?

d、硬分叉的相关决策应该如何做出?

i、完全在链下决策,因而主观化?

ii、一币一投票权 ?

iii、我们可以发现某种自主身份或者其他类似的保护机制,以实现一人一票或者二次投票的机制吗?

2、代码应该成为法律吗?

a、如果不应该,我们如何处理争议? 应该严格选择加入,还是选择退出?……?

b、应该有原生协议层支持吗? 如果是这样,您如何知道应该在哪个「管辖区」进行仲裁?

c、随着全球仲裁服务需求的增长,人们会创造新的法律管辖权,作为一种吸引商业的竞争力。我们什么时候将见到只存于区块链上的法律管辖权呢?

3、是不是货币的「硬度」(即货币本身价值高低、稳定程度)仅仅同「硬分叉」呈反向相关的关系?

让我们这样说:经过长达十年的激战,其中包括许多硬分叉,一个智能合约平台成为赢家,这个链条为数万亿美元的商业提供动力,但它不再难以分叉,因为随着总用户基数的继续增长,它的惯性太大了。如果人们和机构不相信它会在促其进步的基础上进行分叉,即使它已经在过去分叉了,人们和机构是否会认为这项资产是硬通货?

货币政策

1、基于商品货币的数字资产是否同部分准备金制度的银行系统相兼容?

a、如果发生银行挤兑,谁将会成为最后的贷款人?

2、QE (量化宽松政策)本质上是坏的吗?

a、在绝大多数国家,答案显然易见——当然是的,因为 QE 长时间的实施,绝大多数货币的通货膨胀状况已经十分严重

b、但在诸如美国这样的国家,QE(量化宽松政策)在大萧条与金融危机中起到了纾困解难的作用。换言之,正如雷 . 达里奥所爱讲的:「QE 促成了经济系统漂亮的去杠杆化」。

隐私性

1、独立的隐私币,例如 Zcash、Monero、Grin 会活下来吗 ?

a、鉴于所有隐私系统都是基于「迷失在人群中」(比喻「混币」技术),如果智能合约平台成为大赢家并复制所有隐私技术,那么独立隐私币必须存在的理由是什么?

2、投资者会关心在线隐私吗?什么将唤起他们对这方面的关注?

分发渠道

1、是不是以上所有事情都不重要,而分发渠道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? 如果是,Telegram、Facebook、Google 或者其他互联网公司们,可以怎样优化他们现有的分发渠道来赢取市场?

2、为了传递最好的用户体验,各个团队需要自己全栈实现么?就像 Tari/ Big Neon 以及 Algorand 那样。

扩容与去中心化

基本来讲,有七种方式可以实现扩容。Vitalik 重点标注了其中五个,但还有另外两个。第六种方式是在共识上的改进,它打破帕累托有效边界(而许多独立的链与大块将在帕累托有效边界上移动,AKA the scalability trilemma)。第七种是 ZKP 的递归组合,Coda 项目即是按照这种方式实现扩容的。

1、所以问题是:考虑到路径依赖、莫尔 / 尼尔森定律,优先级的最佳顺序是什么?

2、第一层与第二层延展的正确组合是什么?

a、如果你仅仅依赖二层延展,各种关乎第二顺序的问题都将出现

i、我(用户)的 plasma 链是什么?

ii、所有 plasma 链的可能性是怎样的?

iii、为什么从一个 plasma 链中提取我的 NFT 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?

v、为什么我有 10 个以太币,但钱包却告诉我,其中只有四个是我可以用的?

b、虽然这些问题,从根本上来讲都是可以解决的,但在短期内,很明显依赖第 2 层扩展会产生大量的 UX 问题。
鉴于第 2 层解决方案的范围非常多元,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,才能让市场知道,如何开发一种能够抽象出所有这些复杂性的 UX。

c、如果你关注聚焦于第二层扩展,唯一能够提供 1000 多倍改进的解决方式是超级节点(中心化的区块生产节点,就像 EOS 所做的一样),与零知识证明机制的递归组合而成,后者的一个例子是 Coda。

i、尽管 EOS 的方式是最简单的,但即使它借鉴了其他项目所有的优点,它依然或许会产生大量无法复原的数据包

ii、Coda 的方法可能是技术上风险最大的,因为我们需要在 ZKP 挂钟验证时间上至少提高 1,000 倍才能真正发挥作用,但它可能为第 1 层扩展提供了「最干净」的路径 ……

3、在可预期的时间内,分片技术将投入运转吗?

a、以太坊的分片路线图已被推迟并回炉重造了很多次,以至于此时很难有一个准确的时间表。 尽管我们非常肯定分片技术最终会起作用,但仍有许多未解决的问题。

b、一旦分片技术开始投入运转,基本上所有关于第 2 层缩放的上述 UX 问题都将适用。 这将显著减缓分片的推出速度。

4、要有多少区块生产者 / 矿工,才足以确保足够抗审查的能力,并提供足够的数据可用性保证?根据定义,随着节点数量的增加,审查阻力和数据可用性都会面临收益递减,且会降低网络性能。

a、在比特币中,有 <15 个矿池发挥着重要作用,大约 10,000 个完整节点充当非营利验证节点。

i、请注意,矿工提供有关交易排序的共识,而完整节点提供有关交易有效性的一致意见。

b、在以太坊 1.0 中,有 <25 个矿池发挥着重要作用,约有 7,500 个完整节点充当非盈利验证节点。

c、在 EOS 中,有 21 个区块生产者(超级节点们),以及另外约 60 个营利备用区块生产者,扮演者验证节点的角色。另外,还有约 200 个节点是非营利的。

d、Tendermint 似乎将推出并支持 100 – 300 个营利验证节点,而没有非营利验证节点。

e、在 Coda 中,可能会有 <1000 BP,但每个用户(桌面和移动)都将是一个完整节点,可以验证 Coda 产生的递归 SNARK 的正确性。假设 Coda 被 50,000 人采用,50,000 个节点将验证链的完整性。

5、是否会有许多较小的链(例如 Cosmos Zone),或者会有一些大链(例如以太坊),还是一切都作为多链系统(例如 Polkadot)的一部分存在?

a.、如果有许多的小链,它们怎样确保安全性 ?

b、如果有一条大的链,如何确保它的延展性?

c、如果有一套多链系统,它们能否创造出比单纯各自加总后,更加强大的安全性

6、考虑到在 plasma 上运行 EVM 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,对于第二层的链条来说,哪个才是正确的路径?

a、采用仅支持资产转移的(例如 plasma 现金 / 借记)、不完整版本的 plasma,而不是完整的 EVM 执行。 这就是 Loomand Elph 正在建造的。

b、采用 Skale,提供安全的概率方法(而 plasma 提供绝对的安全保证),使网络增长,如果在 plasma 上的 EVM 最终被妥善处理,那就将其转移到前者之上。

7、可以通过零知识执行来替换多少第 2 层执行?

8、支付方式与国家渠道网络,能否发展到通过它们传递有价值的流动性的地步?

a、除了交易所,还有任何其他实体可以在实践中成为流动性中心的吗?

b、独立企业可以提供这个吗? 如果是这样,他们可以这样做而不会在比特币的价格上承担资产负债表的风险吗?考虑到今天借入比特币的成本约为 12%,用户是否会接受通过该支付渠道进行支付所产生的这种费用?

THE WEB3 STACK

1、我们如何在互联网上分散异步通信和内容共享协议(消息,社交媒体,留言板等)?

a、Freenet,Zeronet 和 Scuttlebutt 依赖于不同的网络堆栈,并根据节点可用性和 P2P 信任模型交互不同类型的信息。但是,这些系统都无法普遍适用于所有场景。 这主要是由于缺乏逻辑上集中的存储和数据库系统。

b、IPFS 为世界提供了逻辑上集中但在体系结构上分散的存储,但目前还不清楚 Filecoin 如何确保持其持久性。

i、Textile 能否构建工具来抽象开发人员在 IPFS 之上所需的所有其他复杂性,包括密钥管理,不同类型的单 / 双向关系模型,身份验证等?

2、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看起来是怎样的呢 ?

a、开发人员是否会将数据存储在像 Bigchain / Bluzelle / Chromapolis / Picolo 这样的数据库中,每个数据库实际上都是一个传统的数据库,其中包含一些额外的不变性和股权证明属性?

b、或者开发者们会把数据存入 IPFS (或者以太坊)中,并通过图片来调阅它们 ?

c、或者开发人员是否需要更多控制,并利用像 OrbitDB 这样,在 IPFS 上的分散事件日志之上提供不同类型的结构化数据库?

3、Web3 堆栈的右侧需要分散多少?

a、随着 STARK 变得更容易集成以提供计算完整性的证明,为什么 Web3 堆栈右侧的服务不会比作为提供 STARK 证明的集中服务更好?

i、审查是对去中心化最有力的反击。 但是,市场是否需要超过 2 或 3 个 STARK-ified web3 服务?

许可链

1、许可链和财团链在缓慢但悄然地增长。 他们将在什么时候「停靠」进入公链,而当这种情况发生时,许可链和公链又会有什么益处?(这类似于在互联网+云可用之前构建内部网的公司,然后将内部网服务与云服务集成和迁移到云服务)。

零知识证明机制

1、零知识证明机制打破了一切吗?

a、正如 Nick Szabo 在他关于社交可扩展性的开创性论文中所阐述的那样,技术无效率创造了社交可扩展性。
也就是说,因为 10,000 多个节点独立地验证了比特币区块链的完整性,所以比特币对每个人都具有社交可扩展性。

b、凭借零知识证明机制,单节点可以进行计算(就我们的目的而言,便是升级分类账簿),同时生成一个所有人可检验的证明。既然如此,我们何不同时在 1 层和 2 层通过零知识证明机制来建构系统,以取代冗余和低效的机器来构建信任最小化系统的方式。

c、最大的技术屏障是性能。对于证明系统,我们需要至少 1,000 倍的挂钟时间改进才能实现这一目标。

结论性思考

我们今年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思考以上的问题。关于这些问题,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尚未取得共识的信念 / 想法,它们绝大多数都是非常开放的。

最终,唯一解答这些问题的方式便是通过数据。令人惊讶的是,回答这些问题所需的所有数据都很明显,在区块链中供任何人检视。事后诸葛地去回答这些问题当然十分容易,但凭借信念与投资组合(尤其是后者还充满很多不确定性),这样亲身实践地来回答以上问题,则要难得多。

我们会看到现存的以及未来出现的、更多的、关于加密货币的假设,将在 2019 年遭受挑战。举例来讲,去中心化的、开放的、可编程的金融这类大命题,并没有在 2018 年一以贯之。显然,2019 年我们会看到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。

读完此文,想想前路如此不确定,难免要自问一句:我们为什么要坚持在这个行业努力创造呢?

依照直觉来讲,尽管在落实的具体细节上尚有诸多不确定,但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,我们已经十分清晰,那就是以下三个关于加密货币的宏大命题:1)市值一百万亿美元的全球性、无国界的加密货币 2)开放的、去中心化的、可编程的金融 3) Web3.0 (数据的自治所有权)。

我们知道星辰大海所在,我们一往无前而去。本文所呈,多多仰仗 Jon Choi 所写的原作《加密货币的思维困境》,及他本人为本文提供的相关反馈。

来源链接:multicoin.capital

btcyes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由btcyes2021-02-18发表,共计7327字。
转载提示: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-4.0协议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评论(没有评论)